冷灰
24号
启体

精绝古城 第三十三章 逃脱(1 / 2)

作者:天下霸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看了数遍,却毫无发现,先知的尸体上没有任何提示性的符号、图画、文字。胖子急不可耐,动手在先知的遗骨中摸了个遍,仍然是什么也没有。

先知的遗骸呈坐姿,盘腿而坐,一只手搭在石匣旁,另一只手平放在膝前,甚至连个指示的手势都没有,身上除了腐朽成粉末的衣服,裹了一张羊皮之外,更无一物。

我又遍寻四周,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,然而这墓室是在石山中掏出来的,四壁都是顽石,个别地方有些细小的裂缝,伸手一试,能感觉到一丝丝凉风,看来这墓室离山顶也不远了。但是没有炸药和工具,想在山石中开出一条逃生的道路,简直是比登天还难。

这间墓室唯一的入口,就是我们进来的那个裂缝,那里曾经有道石门,我们进来的时候为了躲避落下的无数碎石,外边的墓道根本没有仔细看,山体内的破裂,使我们逃生的山隙和墓道连在了一起,然而这条路又已经被碎石堵死,想返回找墓道出去是绝不可能的。

三人急得团团乱转,忽然脚下一阵晃动,耳中只听一阵细微的破裂声从山体中传出,那声音越来越响,地面的震动也随之加剧,看来爆炸导致的山体内部张力传导,经过前两次一次比一次大的开裂之后,压力继续累加,马上就会发生第三次山裂,难道先知的启示就对应在此处?

一阵强烈的晃动,墓室中喀喇喀喇,裂出三条大缝,一条在地面上,另外两条一左一右,刚好在墓室的两侧,高矮宽窄都可以容得下人通过。

胖子骂道:“他妈的,三选一啊,这小孩先知玩咱们,咱们一人走一边吧,出去一个也好过都被埋在这山里。”

Shirley杨指着先知的尸骨说:“先知已经给咱们指明道路了!”她声音颤抖,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。

我和胖子低头一看,地上裂开的大缝使石匣陷进去了一半,先知的尸骨也歪在一旁,右手的手指刚好指着墓室左侧裂开的大裂缝。

我们连忙跪下磕头,感谢先知先圣的保佑。这时从墓室上边落下的碎石块越来越大,轰隆之声不绝于耳,墓室中已经无法立足了。

我让胖子扛起陈教授,我和Shirley杨抬上叶亦心,从墓室墙壁左侧的裂缝中钻了进去,没行出几步,一阵白光耀眼生花,头上出现了久违的天空。

这里距离山顶不过数米的落差,但是山体震动得非常猛烈,山石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,脚下尽是碎石,一步一滑,落足十分艰难。

胖子蹲下身去,Shirley杨踩着他的肩膀先爬了上去,又照葫芦画瓢把陈教授也弄了上去。

我让胖子先上去,然后扔下根绳子,好把叶亦心的尸体拉上去,不能就这么把她永远埋在山中。胖子爬起来比较吃力,我在底下托,Shirley杨在上边拽,费了好大力气才爬了上去。

这时我身后的石壁轰的一声巨响,吓了我一跳,回头向后边一看,只见身后的山体,正在向后塌陷,整个扎格拉玛山裂成了两半,鬼洞上巨大的圆弧顶壁承受不住,正不断地塌落,把安放女王棺木的石梁,连同尸香魔芋,以及无数的财宝、巨瞳石人像,都砸落进了无底的鬼洞。鬼洞中正流出一股股的黑水,掉进去的东西立刻便被黑水淹没,黑色的山体,漆黑的洞穴,身后的大地像是魔鬼张开了黑洞洞的大嘴,正在吞噬着山腹中的一切。

山崩地陷的威力使人目为之一眩,我一只手紧紧抓住石壁,另一只手抱住叶亦心的尸体,不敢稍动,唯恐也随着身后崩塌的山体落下鬼洞之中。

胖子在上边焦急地大喊:“老胡快爬上来,别管那小妞儿的尸体了,现在顾不上死人了!”

我本想怎么着也得把叶亦心的尸体带出去,这时抱着叶亦心的左手已经又酸又麻,看来要是不放手,我也得跟着叶亦心掉下去,只好松开了手臂,没成想叶亦心的胳膊挂在了我的便携袋上,被叶亦心几十斤的分量往下一坠,便携袋被挂开了一个口子,先知的羊皮启示录打着滚,同叶亦心的尸体一起掉落到了山下。

我眼睁睁地看着羊皮册落到山下,心中懊恼不已,先知的预言很明确,羊皮册落地之时,就会发生一场吞没扎格拉玛山的沙暴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,我手足并用往山顶上爬,忽听背后一个哀怨的女声在我耳边哭泣着,这声音似乎就是叶亦心那小姑娘的。我的身体忽然发沉,似乎有个力量在把我向下拉扯,想把我拉到山下去。

我汗毛倒竖,这时沙漠中的太阳已经有一半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线,我身处的地方正在山体的阴影中,四周又尽是黑石,这一刻真像是摸到了地狱的大门。

我挣扎着想爬上山顶,但是脚下立足的山石已经崩塌,只能凭双手的力量死死扒住山体,无法回头去看,不过即使能回头,我也不想看,说不定一害怕手上抓不牢,就得掉进下面的鬼洞了。

我想要竭力抑制着不去听那哭声,耳边的哭泣声却越来越凄楚,一声声地刺中人心,听得我心中发酸,身体愈发沉重,忍不住就想松手。

胖子和Shirley杨在山顶见我昏昏沉沉的不太对头,想伸手把我拽上来,又距离稍远够不到,眼见山体的裂痕扩张,整座山转眼就会塌陷,手边没有绳索,只好解下腰带垂了下来。

我被上边的两个人一招呼,犹如三伏天被泼了一桶凉水,全身一振,清醒了过来,耳边的哭声消失,身后拉扯的力量也随即不见了,当下不敢多待,拉住胖子的皮带,爬上了山顶。

大漠中的落日已经变得模糊,一阵阵夹带着细沙的微风刮过,天地间笼罩着一层不祥的阴影,安力满老汉以前曾经说过,这种风是黑沙暴即将到来的信号,先知预言中扎格拉玛末日终于来临了。

我和胖子架起陈教授,老头子这时候已经没反应了,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,你拉着他,他就跟你走,也不知道累,但是不能停步,一停下,他就坐地上怎么也拽不起来了。

只能这么拖着,拽着,往山下跑,靠近精绝古城的那一面山体已经完全崩塌,那半截中空的巨大山体,刚好盖在鬼洞上边,把洞口永远地封堵住了。我们下山的这一侧是扎格拉玛山谷的入口,我们本想下来之后,就穿过山谷去与安力满的驼队汇合。沙暴已经开始了,没有骆驼的话,仅凭着十一号也跑不出去。

没想到刚一到山下,便听山谷中蹄声攒动,安力满老汉神色慌张,正大声吆喝着,驱赶骆驼往外跑。

胖子大骂:“老头儿,你发的誓都是放屁啊!”

安力满也没想到我们会出现在山谷的入口,连忙说道:“赞美真主,看来咱们嘛在这里碰到的,又是胡大的安排嘛。”

我们也顾不上跟他多说,把陈教授抬上骆驼,也各自找了一匹爬上去,安力满还追着问其余的人到哪去了。

我说:“别提了,都没了。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哪能躲避大沙暴,你就快带大伙往那边跑。”

天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,这次刮的是旋风,风眼好像就是山中的鬼洞,风力正在逐渐加强,脸上被沙子刮得生疼。安力满老汉也没想到这场大沙暴竟然来得如此快,先前半点征兆也没有,这里除了扎格拉玛和精绝古城的遗迹之外,茫茫大漠,哪里有躲避的地方。不过既然是旋风,离风眼越远便越安全,认准了方向一直跑就对了,能不能逃出去,那就要看胡大他老人家的心情了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