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昆仑神宫 第八章 夜探(1 / 2)

作者:天下霸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那人影一闪而过,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?我来不及多想,悄然潜至门洞边上,偷眼观看。外边月明似昼,银光匝地,有一个蹑手蹑脚的家伙,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,身上还背着个袋子,非是旁人,正是明叔的马仔阿东。

我早就看出来阿东不是什么好人,油头粉面贼眉鼠眼,这大半夜的潜回古格遗迹,不用问也知道,肯定是盯上了那尊银眼佛像。

阿东的老板明叔是大贼,那点小东西是看不上眼的,应该不是明叔派他去的。白天人多眼杂,不方便下手,这才候到夜里行动。他这如意算盘打得不错,不过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,既然叫我撞见,该着你这孙子倒霉。

想到这我立刻回去,捂住胖子的嘴,把他推醒,胖子正睡得鼾声如雷,口鼻被堵,也不由得他不醒,我见胖子睁眼,立刻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胖子花了十秒钟的时间,头脑终于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,低声问我怎么回事。我带着他悄悄从屋里出去,一边盯着前边阿东的踪影,一边把经过对胖子说了一遍。

胖子闻言大怒:“那佛像胖爷我都没好意思拿,这孙子竟敢捷足先登,太他妈缺少社会公德了吧。胡司令,你说怎么办,咱俩是不是得教育教育他,怎么收拾这孙子,是弃尸荒野,还是大卸八块喂秃鹫?”

我一脸坏笑地对胖子说:“这两年咱们都没机会再搞恶作剧了,今天正好拿这臭贼开练。咱俩先吓唬吓唬他,然后……”伸手向下一挥,我的意思是给他打晕了,扔到山上,让这小子明天自己狼狈不堪地逃回来,但是胖子以为我的意思是把他宰了,伸手就在身上找伞兵刀,但是出来得匆忙,除了一支随身的手电筒之外,什么都没带。胖子说没刀也不要紧,我拿屁股都能把他活活坐死,不过咱们事先得给他办办学习班,说完也是嘿嘿嘿地一脸坏笑。

我越想越觉得吓唬阿东有意思,心中止不住一阵狂喜,但嘱咐胖子道,还是悠着点,让他吸取点教训就完了,弄出人命就不好了,另外此事你知我知,绝不能向别人透露,连Shirley杨也不能告诉。

胖子连连点头:“自然不能告诉她,要不然美国顾问团可又要说咱们不务正业了。不过咱们出动之前,得先容我方便方便。”

我说现在没时间了,等路上找机会再尿,再不快点跟上,这孙子就跑没影了。

我们来了兴致,借着天空上大得吓人的月亮,在后边悄悄跟着阿东。由于怕被他发现,也没敢跟得太紧,一路跟进,就来到了古格遗迹的那座山丘之下。

阿东的体力不行,白天往返奔波,还得给明叔背着氧气瓶,已经疲惫不堪,晚上偷偷摸摸的,一路没停,加上心理压力不小,到了山下便已喘不过气来,于是他坐到一道土墙下休息,看他那意思,打算倒过来这口气,就直奔轮回庙去偷银眼佛像。

我心想这孙子不知要歇到猴年马月才能缓过来,还不如我们绕到前边埋伏起来,于是便和胖子打个手势,从废墟的侧面绕到了阿东前头。

走了一半我们俩就后悔了,原来这王城的遗迹,只有大道好走,其余的区域,都破败得极为严重,走在房舍的废墟中,几乎一步一陷,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,走起来格外缓慢,好在终于找到一条街道,两人紧赶慢赶地钻进护法神殿。

还没等我们再欣赏一遍火辣的密宗双修图,便听后边传来一阵脚步声,来者呼吸和脚步都很粗重,一听就是阿东,想不到这么快就跟上来了,也许是我们绕过来耽搁的时间太长了。

我和胖子急急忙忙地摸进轮回庙大殿,但这殿中空无别物,根本无地藏身,情急之中,只好踩着红柱上的层层灯盏,分别爬上了柱子。

这红色巨柱除了那根倒塌的假柱之外,其余的倒也都还结实,而且高度有限,胖子这种有恐高症的人,也能勉强爬上去。

我们前脚刚爬上柱子,阿东便随后摸进了庙堂。明亮胜雪的月光,从殿顶的几处大破洞里照下来,整个殿堂都一片雪亮,看得清清楚楚。我对胖子做了个沉住气的手势,二人忍住了性子,先看看阿东怎么折腾,等他忙碌一场即将搬动佛像之时,再出手吓唬他才有意思。

大殿里非常安静,只听见阿东在下边呼呼喘气,胸口起伏得很厉害,看样子是累得不轻。他又歇了片刻,这才动手搬开石头,打开了原本被我们封堵的破墙,一边干活,还一边唱歌给自己壮胆。

我和胖子在柱子上强忍住笑,觉得肚肠子都快笑断了,不过看阿东的身手,也颇为灵活,搬动砖石都无声无息。这大殿中没有外人,他应该没必要这么小心,搬东西连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,除非这是他的职业习惯。我估计他是个拆墙的佛爷,北京管小偷就叫“佛爷”,原来他干这个还是行家里手,而且贼不走空,大老远地杀个回马枪,就为了一尊银眼佛像。

封住秘洞的破墙,本就是被我们草草掩盖,没多大工夫,阿东就清出了洞口,这时月光的角度刚好直射进去,连手电筒都不用开,那里面甚至比白天看得还要清楚。

阿东先在洞口对着佛像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,口中念念有词,无非就是他们小偷的那套说辞,什么家有老母幼儿,身单力薄,无力抚养,然后才迫不得已做此勾当,请佛祖慈悲为本,善念为怀,不要为难命苦之人……

胖子再也忍不住了,哈的一声笑了出来,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。我心中大骂,这个笨蛋怎么就不能多忍一会儿,现在被他发现了,顶多咱们抽他俩嘴巴,又有什么意思。

我们俩躲在柱子上,角度和阿东相反,在他的位置看不到我们,但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突然笑了一声。这古城本就是居民被屠灭后的遗迹,中夜时分,清冷的月光下轮回庙的殿堂里突然发出一声笑声,那阿东如何能不害怕,直吓得他差点没瘫到地上。

我见阿东并未识破,暗自庆幸。手中所抱的柱身,有很多由于干燥暴开的木片,随手从红柱上抠下一小块坚硬的木片,从柱后向墙角投了出去,发出一声轻响,随即屏住呼吸,紧紧贴在柱后,不敢稍动。

阿东的注意力果然被从柱子附近引开,但他胆色确实不济,硬是不敢过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,只是战战兢兢地蹲在原地,自言自语道:“一定是小老鼠,没什么可怕的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阿东唠唠叨叨地不敢动地方,使得我和胖子也不敢轻易从柱后窥探他,这时月光正明,从柱子后边一探出头去,就会暴露无遗。

我偏过头,看了看攀在旁边柱子上的胖子,月光下他正冲我龇牙咧嘴,我知道他的意思是,实在憋不住尿了,赶紧吓唬吓唬阿东就得了,再憋下去非尿裤里不可。

我对胖子摇了摇手,让他再坚持几分钟,但这么耗下去确实没意思。忽听殿中一阵铁链摩擦的声音,只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,从柱后窥探,一看之下,顿觉不妙。

阿东竟然已经壮着胆子,硬是把那尊银眼佛搬了出来。佛座原本同后边的黑色铁门锁在一起,我估计他没有大的动作———例如用锹棍之类的器械———根本不可能将佛像抬出来,但没想到他这种“佛爷”最会拧门撬锁,那种古老的大锁,对他来讲应该属于小儿科,一眼没盯住,竟然已经拆掉了锁链。

阿东把佛像从秘洞中抱了上来,但听得铁链响动,原来银眼佛像的莲座下面,仍有一条极长的铁链同黑色铁门相连,阿东这时财迷心志,竟突然忘记了害怕,找不到锁孔,便用力拉扯,不料也没使多大力气,竟将洞中的铁门拽得洞开。

我在柱后望下去,月光中黑色铁门大敞四开,但是角度不佳,虽然月光如水,我也只能看到铁门,门内有些什么,完全见不到,而在地上的阿东刚好能看见门内。我看他的表情,似乎是由于过度惊恐,几乎凝固住了,站住了呆呆发愣。

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,心中都有寒意,阿东这家伙虽然胆小,但究竟是什么恐怖的东西,会把他吓得呆在当场,动都动不了,甚至连惊叫声都发不出来?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