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昆仑神宫 第十章 本能的双眼(1 / 2)

作者:天下霸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铁棒喇嘛脸色突变,只叫得一声不好,随即向后仰面摔倒。我眼疾手快,急忙托住他的后背,再看铁棒喇嘛,已经面如金纸,气若游丝,我担心他有生命危险,赶紧探他的脉搏,一探之下,发现他的脉息,也是时隐时现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去往西天极乐世界。

我根本不懂中阴身是什么,似乎又不像是被鬼魂附体,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站在我们对面的明叔说道:“阿东怎么会死掉?难道是你们谋杀了他?”说着对他的手下彼得黄使了个眼色,示意让他保护自己。

一旁的胖子会错了意,以为明叔是让彼得黄动手,于是摸出伞兵刀,抢步上前,想把明叔放倒。彼得黄拔出匕首,好像一尊铁塔般地挡在明叔身前。

古堡中一时剑拔弩张,紧张的气氛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,稍微有点火星就会被引爆。韩淑娜怕伤了她的干女儿,忙把阿香远远地拉开。

眼看胖子和彼得黄二人就要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我心想动起手来,我们也不吃亏,对方一个糟老头子,两个女流之辈,就算彼得黄有两下子,充其量不过是个东南亚的游击队员,胖子收拾掉他不成问题,只是别搞出人命就好。

Shirley杨以为我要劝解,但看我不动声色,似乎是想瞧热闹,便用手推了我一把。我一怔之下,随即醒悟,不知为什么,始终都没拿明叔那一组人马当作自己人对待,但倘若真在这里闹将起来,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。

我对众人叫道:“诸位同志,大伙都冷静一点,这是一场误会,而且这不是在贝鲁特,有什么事咱们都可以心平气和地商量。”我把阿东去王城遗迹偷银眼佛,被我和胖子发现,以及他是如何惨死的事说了一遍。

明叔赶紧就坡下驴:“胡老弟说得有道理啊,有什么事都好商量。阿东那个烂仔就是贪图些蝇头小利,他早就该死了,不要为他伤了和气……”顿了一顿又说道:“现在当务之急是这位喇嘛大师完了,快把他的尸身烧了吧,要不然,咱们都会跟着遭殃。我看的那部古经卷上,有一部分就是讲的中阴身。”

明叔告诉我们,阿东这个烂仔你们都是不了解的,别看他经常做些偷偷摸摸、拧门撬锁的勾当,但他胆子比兔子还小,他变了鬼也不敢跟各位为难,但问题是现在的中阴身,一定是被什么东西冲撞了,因为经中描写的中阴那个过程是很恐怖的,会经历七七四十九天,在这期间,会看到类似熊头人身白色的女神,手持人尸做棒,或端着一碗充满血液的脑盖碗,诸如此类,总之都是好惊的。中阴身一旦散了,就变做什么“垢”,不烧掉它,还会害死别人。

然而明叔对此事也是一知半解,他虽然整天翻看那本轮回宗古经,但都是看一些有关冰川水晶尸的内容,对于别的部分,都是一带而过,而且经书中,对于中阴身的介绍并不甚详。

我低头查看铁棒喇嘛的情况,发觉喇嘛眼皮上,似乎暴起了数条黑色的血管,于是翻开他的眼皮,只见眼睛上布满了许多黑丝,就像是缺少睡眠眼睛里会出现红丝,但他的眼睛里的血丝,都是黑色的。再仔细观看,发现眼睛里的黑丝延伸到了脸部,如同皮下的血管和神经都变做了黑色,脉络纵横,直到手臂。

众人看了喇嘛的情形,都不由得直冒冷汗,什么东西这么厉害?此刻铁棒喇嘛人事不省,不可能告诉我们该怎么对付这种情况。

目前在我们这些人中,似乎也只有Shirley杨可能了解一些密宗的事情,但是一问之下,Shirley杨也并不清楚该如何解救。中阴身是密宗不传的秘要,只有锡金的少数几位僧人掌握着其中真正的奥秘,只怕铁棒喇嘛即使神智清醒,也不一定能有解决的办法。

我心中焦急,难道咱们真就眼睁睁看着铁棒喇嘛死掉?他可是为了帮助咱们才不远千里而来的,他要是有什么意外……还不如让我替他死。

Shirley杨对我说:“老胡,你先别着急,说不定阿香可以帮助咱们。我想阿香很可能具有本能的眼睛,让她看看喇嘛身体内的情况,或许能找到办法。”

前两天在路上,铁棒喇嘛就跟我们说过,阿香这个小姑娘,拥有一双“本能的眼睛”。在密宗中,喇嘛们认为,眼睛可以分为六种境界,第一种是人类普通的眼睛,指视力正常的凡人。第二种眼睛就称做“本目”,本能的双眼。那是一种有着野生动物般敏锐直觉的眼睛,由于没有受到世俗的污染,比人类的视力范围要大许多,这种范围不是指视力的纵深度,而是能捕捉到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其次是“天目”,能看到两界众生过去未来多生多世的情形。第四种称做“法目”,例如菩萨和阿罗汉的眼睛,可以明见数百劫前后之事。第五是“圣眼”,可以明见数百万劫前后之事。最高境界为“佛眼”,无边无际,可以明见彻始彻终的永恒。

我经Shirley杨这一提醒,才想到也许只有阿香是棵救命稻草了,当下便拿出我那副和蔼可亲的解放军叔叔的表情来,和颜悦色地请阿香帮忙看看,铁棒喇嘛究竟是怎么了。

阿香躲在明叔身后说:“我只能看到一个血淋淋的人影,看样子好像是阿东,被一些黑色的东西,缠在喇嘛师傅的身上,右手那里缠得最密集。”阿香最多只能看到这些,而且看得久了就会头疼不止,再不敢多看。

我撇了撇嘴,这算什么?什么黑色的东西?等于是什么都没说,但又不能强迫阿香,只好扭头找Shirley杨商量对策。Shirley杨撩开铁棒喇嘛的衣袖,看了看他的右手,对我说道:“刚才在看喜马拉雅野人皮毛的时候,喇嘛大师的手指,被皮毛中的一根硬刺扎到了。当时咱们都未曾留意,难道这根本不是中阴身作怪,而是那张皮毛有问题?”

我闻言觉得更是奇怪,蹲下身去看铁棒喇嘛的手指,中指果然破了一个小孔,但没有流血,急忙对胖子说:“快进屋把皮毛拿出来烧掉,那张皮有古怪。”

胖子风风火火地跑进我们的房间,一转身又跑了出来:“没了,刚刚明明是在房间里的,还能自己长腿跑了不成?只剩下几缕野人的黑毛……”

众人相顾失色,我对Shirley杨说:“可能咱们都走眼了,那根本不是喜马拉雅野人皮,而是一具发生尸变的僵尸的皮,说不定就是那个葡萄牙神父的。不过既然是黑凶的皮毛,咱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能救活喇嘛。”

自古以来摸金校尉们面临的首要课题,便是怎么对付僵尸和尸毒。不过我们还从没遇到过僵尸,但在离开北京之前,我和大金牙同算命的陈瞎子,在包子铺中一番彻谈,瞎子说了许多我罕见罕闻的事物,例如黑驴蹄子有若干种用途……

陈瞎子虽然常说大话,但有些内容也并非空穴来风。临时抱佛脚,也只好搏上一搏了。我们的那几只黑驴蹄子,还是去黑风口倒斗的时候,由燕子找来的。屯子里驴很多,当时一共准备了八只,后来随用随丢,始终没再补充过,从云南回来,丢了七个,只有北京家里还留下一个备用的,这次也被胖子携带西来。

胖子从行李中翻了半天,才将黑驴蹄子找出来,交到我手中。我用手掂了两掂,管不管用,毫无把握,姑且一试,如果不成,那就是天意了。

我正要动手,却被Shirley杨挡下:“你又想让活人吃黑驴蹄子?绝对不行,这样会出人命的,必须对喇嘛师傅采取有效的医疗措施。”

我对Shirley杨说:“这古格遗迹附近八百里,你能找出个牧民来都算奇迹了,又到哪去找医生?我这法子虽土,却也有它的来历,而且绝不是让喇嘛阿克把黑驴蹄子吃到嘴里。现在救人要紧,来不及仔细对你说了,如果不将那具黑凶的皮毛尽快除掉,不仅铁棒喇嘛的命保不住,而且人还会越死越多。”

我最后这一句话,使众人都哑口无言,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,也不知是谁发现了情况,惊呼一声,让众人看喇嘛的脸。废弃的古堡外,早已不再下雨,但沉闷的雷声隆隆作响,始终不断。石屋中的火堆,由于一直没人往里面添加干牛粪,已经即将熄灭,暗淡的火光照在铁棒喇嘛脸上,众人一看之下,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铁棒喇嘛身体发僵,脸上长出了一层极细的黑色绒毛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