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昆仑神宫 第十二章 恐慌(1 / 2)

作者:天下霸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藏马熊和别的熊略有区别,由于这种熊的面部长得有几分像马,看上去十分丑陋凶恶,所以才有这么个称呼。从我们头顶落下来的那只藏马熊,在月影里挥舞着爪子,翻着跟头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头上。

这藏骨沟本身就是尕青坡裂开的一条大缝,两侧的山崖陡峭狭窄,使得藏马熊在这边的山石上一磕,又改变下坠的角度,撞向了另一边生长在绝壁上的荆棘枯树。那千钧体重的下坠之力何等之强,立时将枯树干撞断,藏马熊的肚子也被硬树杈划开了一个大口子,还没等落地,便已遭开膛破肚之厄,夹带着不少枯树碎石,黑乎乎的一大堆轰然落下。

下边的人都惊得呆了,竟然忘了躲避。

就在这紧要关头,有人大喊了一声:“快往后躲,后背贴住墙,千万别动。”胖子和初一、彼得黄几个人,终于反应了过来,拉住明叔三口,以及几名惊得腿脚发软的脚夫,纷纷避向山壁边缘的古树下边。

几乎是与此同时,藏马熊的躯体也砸到了沟底的地面上。我和Shirley杨距离尚远,都觉得一股劲风扑面,那熊体就像是个重磅炸弹,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跟着颤了三颤。再看那藏马熊,已经被摔成了熊肉饼,血肉模糊的一大团。

紧跟着上空又陆续有不少松动的碎石落下,正如向导初一在先前讲过的,从千米高空掉下来的小石子,哪怕只有指甲盖那么大,也足能把人砸死。众人紧靠着几株古树后的山岩,一动也不敢动,这时候已经无处可避,唯独祈求菩萨保佑。

好在那头藏马熊跳崖的地方,距离我们稍远,没有人员伤亡,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难道那古老的传说成真了?或者那种祭祀又开始了?可就算是轮回宗也早已在几百年前灭亡,不复存于世上了,这头藏马熊……

这时从高空落下的碎石块渐渐少了,万幸的是牦牛和马匹并未受惊奔逃,都瞪大了眼直勾勾地发愣。

正当我们以为一切就此结束的时候,忽见胖子指着高处说:“我的亲娘啊,神风敢死队……又来了!”

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往上看,便又有只头上有角的野兽砸落下来,头上的角刚好插进一匹马的马背,再加上巨大的下坠力,连同我们的那匹马双双折筋断骨而亡。这时候才看清楚,刚才落下来的,是一头昆仑白颈长角羊。

先后又有十几头相同的长角羊从沟顶掉落下来,剩余的马匹都受了惊,几匹马长嘶着挣断缰绳,纷纷从牦牛背上蹿过,沿着曲折的藏骨沟,没头没脑地向前狂奔。

反应最为迟钝的牦牛,在这时候也发了性,跟着马匹低头往前跑。牛蹄和马蹄的踩踏声,以及牲口们的嘶鸣声,顺这深沟逐渐远去,只留下轰隆隆的沉闷回声。

初一等人准备吃完饭喝些酒,然后再给牦牛卸载,所以有些物资还在牦牛背上,没来得及卸下来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生姜汁。没有生姜汁没办法凿冰,虽然我们也有预防万一的炸药,但在冰川上用炸药等于是找死。

另外牦牛对于藏民来说是十分贵重的,初一家在当地算是比较富裕的,才不过有三头牦牛、二十几头羊,如果一次丢了十头牦牛,会是一笔巨大的损失。

我们看头顶不再有野兽掉落下来,便顾不上危险,分做两队,我和向导初一,加上胖子,抄起武器,立刻就出发往前追赶牛群,其余的人收拾收拾东西,在后面跟上。

沿着曲折的藏骨沟向前,地上都是牛马践踏的痕迹,被翻蹋出了不少没入泥土中的枯骨。这些残骨早已腐朽,只是偶尔还能看见一丝鬼火般的磷光闪动,可以想象很久以前这沟里一到夜晚,累累白骨间,四处都是鬼火的恐怖场面。两侧丛生的杂草,都有半人多高,一些枯树断藤混杂其间,更显得萧索凄冷。

我们向前赶了很远一程,前后都没了动静,既听不到那些牛马的奔跑声,也看不到后面那队人照明的光亮,只好先停下喘几口气。初一把他装酒的皮口袋取出,三人分别喝了几大口,以壮胆色,胖子又掏出烟来发了一圈。

我问初一藏马熊和那些长角羊跳崖自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这么多年没发生过的事,怎么愣是让咱们赶上了。

初一摇头道:“我也有将近十年没进过藏骨沟了,别的人就更没来过,以前除了古时候的传说,确实没有人亲眼目睹过,想不明白为什么咱们一来,就突然遇到这种怪事。”

三人商量了几句,便又顺着深沟的走势,往前寻找牦牛和马匹,这时知道短时间内是追不上了,又恐同后边的那组人距离太远,万一有什么变化来不及接应,只好放慢脚步前进。

前边的路旁杂草更密,向导初一突然警惕起来,对我和胖子指了指路边的荒草。那草丛间有一股奇怪的气味,像是尸体的腐烂夹杂着一股野兽的臊臭,腥气烘烘的有些呛人。

胖子端着一支运动步枪,我拿着雷明顿散弹枪,初一手中的是他惯用的猎枪,这时都进入了战备状态,准备拨开杂乱的长草,看看里面有些什么。

但还没等我们靠近,就从草间突然蹿出一头母狼,跃在半空,直扑过来,这一下暴起伤人,是又快又狠。站在最前边的初一动作更快,也没开枪,拔出藏刀,当头一劈,“刷”的一声,将那头母狼以鼻子尖为中线,把狼头劈作两个半个,死在当场。

我和胖子都忍不住喝彩,好刀,又快又准。

初一哈哈一笑,当年喀拉米尔打狼工作队的队长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当上的,这头狼想埋伏咱们,该着它今天倒霉。

初一忽然止住话头,端起了猎枪,看他的意思,这草后还有其余的狼。我们举着枪拨开那大团的乱草,草后的山壁中露出一个大洞,里面有无数毛茸茸的东西。朦胧的月光照将进去,原来是一大窝狼崽子,都吓得挤在一起发抖,可能母狼也被刚才奔逃过的牛群惊了,见又有人经过,为了保护这些狼崽子,就扑出来想要伤人。这里是个狼穴。

初一向来青稞酒不离口,这时酒劲发作起来,杀心顿起,再次抽出藏刀要钻进洞去把那些狼崽子全部捅死。

刚才母狼突袭的时候,胖子没来得及表现,这时却要抢着出风头,把初一拦住说道:“好钢用在刀刃上,好酒摆到国宴上。收拾这些小狼崽子还用那么费事?你们都看胖爷我的。”说着话,从怀中摸出三枚一组的雷管,就口中叼着的烟将引信点燃,一抖手就扔进狼穴。

我们赶紧都闪在边上,没过多久,便听狼穴中爆炸声起,冒出一股浓烟。

等烟散尽后,我们进狼穴进行最后的扫荡,把没死的都给补上一刀。这个山洞空间大得惊人,竟然还有很多铜器的残片,看来是一处隐秘在藏骨沟中的祭礼场所,但由于后来被这些狼所占据,很多东西和标记都毁了,已经无法辨认。我们在这洞里发现了大量的动物遗骸,有一些还没被啃净,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藏骨沟特殊的地形,被这些狼给利用了。由于狼并不适应在高海拔山区奔跑,很难追上猎物,所以就想方设法将猎物赶至尕青坡的沟顶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,很难在远处发现山坡中裂开一道深沟,跑到跟前想停住已经来不及了。被从草原驱赶到山区的狼群,基本上销声匿迹,走投无路了,想不到它们竟然靠这条古代祭祀沟的遗迹生存了下来。

从狼穴出来之后,胖子和初一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这么看来,那只倒霉的藏马熊,肯定是在饿狼们赶长角羊的时候,稀里糊涂地被裹在了其中。藏马熊面临绝境的时候,疯狂起来,十几头饿狼未必动得了它,不过那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,这只藏马熊大概想远远避开跟狼群接触,结果掉进了深沟,摔成了熊肉馅饼。

我也想插嘴跟他们侃上几句,但忽然想到,糟糕,在尕青坡上打围的饿狼,不知数量有多少,但它们一定会从我们来的方向绕回藏骨沟。因为据初一所说,这藏骨沟的前边,是与神螺古冰川相连,那一带冰川陡峭,只有这条路可以进去,所以狼群回来拖那些摔死的长角羊,不可能从前边那个方向过来。

跑到前边去的牦牛和马匹,应该不会受到狼群的攻击,但后面那些人毫无准备。我曾经跟藏地的恶狼打过交道,那些家伙神出鬼没,实在是太狡猾了,如果明叔他们遭到偷袭,难保不会有伤亡。我把这想法对胖子和初一说了,三人立刻掉头往回走,毕竟人命关天,暂时顾不上去管那些牦牛了。

没想到刚走出不远,就见灯光闪烁,Shirley杨等人已经跟了上来,原来他们听到这里有爆炸声,以为我们遇到了什么危险,就赶着过来接应。

我见两组人汇合到一处,这才把心放下。这时却见初一已经把枪举了起来,他枪口所指的方向,出现了数头恶狼。那些家伙就停留在武器射程以外的距离不再前进。夜色下,只能隐约看见它们绿莹莹的眼睛和模糊的体形。

有武器的人都举起了枪,准备射击,我急忙阻拦住他们:“这些狼是想试探咱们的火力,咱们只有两支运动步枪可以射击远距离目标,不要轻易开枪,等它们离近了,再乱枪齐发。”反正我们人多枪多,在山区的狼聚集起来,最多不过几十头而已,只要事先有所防范,也不用惧怕它们。

这时远处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,毛发在夜风中抖动。我心中一沉,立刻想起了在大凤凰寺破庙中的那个夜晚,与狼群激战的场面历历在目,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。他妈的,不是冤家不碰头,想不到一隔十年,在这藏、青、新交界的昆仑山深处,又碰到了那头白毛狼王,它竟然还活着,刚才我们宰了那么多狼崽子,双方的仇恨是越来越深了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