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昆仑神宫 第十四章 妖奴(1 / 2)

作者:天下霸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韩淑娜那张被无量业火烧成黑洞一般的脸,对着我吃力地张了张口,似乎是想要发出什么声音,然而那没有嘴唇的口,只能徒然张着。

我想叫身边的初一看看这是怎么回事,喀拉米尔山区以前有没有过这种先例,被烧死的人还会发生尸起?但一转头,却发现原本一直在和我说话的初一不见了,只有寒夜中的冷风夹杂着大雪片子呼呼呼灌进冰墙。

我心中似乎也被风雪冻透了,全身突然打了个冷颤,坐起身来,再一抬眼,初一就抱着猎枪坐在我身边,举着他的皮口袋,喝着青稞酒,再往放置韩淑娜尸体的地方看去,上面的积雪没有任何痕迹。原来刚才打了个瞌睡,这么短的时间里,竟然做了个噩梦。

若说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也不奇怪,但那梦境中的恐慌感,真的很真实,也许是有某种微妙的预兆?

初一在旁边将皮制酒囊递给我:“刚刚说着话你就睡着了,我看你今天是累坏了。我把酒烫热了,你喝上两口,青稞酒的神灵,会帮你缓解疲惫的身躯的。”

我接过酒囊猛灌了两大口,站起身来,还是想要再去确认一下,我必须亲眼看到那雪丘下韩淑娜的尸体没有变化,才能安心。

谁知我刚一起身,忽然听得冰墙后,“嗖”的一声长鸣,一枚照明弹升上了夜空。这是我们扎营时,为了防止恶狼偷袭,在外围设置的几道绊发式照明弹,都是安置在了几道冰丘后边,那是从外围接近营地的必经之地。

照明弹上有一个小型的降落伞,可以使它在空中悬挂一段时间。寒风吹动,惨白的照明弹在夜空中晃来晃去,把原本就一片雪白的冰川,照得白光闪闪,晃人二目。

就在这白茫茫的雪雾中,十几头巨狼,暴露在了照明弹刺眼的光亮之下。这些狼距离我们垒起的冰墙最近的,已不过只有十几米远,它们果然是借着鹅毛大雪的夜幕过来偷袭了。扎营的时候,曾经分析过这里的冰川结构,这个季节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下过雪了,轻型武器的射击声,并不容易引起雪峰上的积雪崩塌,于是索性就拽出M1911,向后一拽套筒,抬枪射击,初一也举起他的猎枪,对准潜踪而至的恶狼,一弹轰了出去。

在雪原上悄然接近的群狼,可能是想要等到冰墙下,再暴起发难,不料触发了照明弹,那夺目的光亮使它们不知所措,趴在雪地上成了活靶子。

胖子等人听到枪声,也立刻抄起武器跑出来相助,长短枪支齐发,立时就打死了十几头狼,剩下三头巨狼见状不妙,掉头便向回蹿,也都被胖子用步枪一一撂倒。狼尸在冰墙前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,白茫茫的雪地上点点斑斑的积血。

就在最后一头狼被胖子射杀的同时,悬在半空的照明弹也逐渐暗淡,冰川又被黑暗覆盖,只能听见狂风吹雪的哀鸣。这片位于龙顶冰川的凤凰神宫,风势都聚集在下面,雪山与雪山之间的间隙,都是吸进狂风的通风道,而越向上,风力将会越小,到了雪峰顶上,基本上就没有风了。这片冰川好比一个口大底窄的喇叭形风井,加上大雪飘飞,附近的能见度很差。

胖子蹲在冰墙下避风,对我说道:“胡司令,这回咱给狼群来了个下马威,谅它们也不敢再来。总算是能睡个安稳觉了,我这就先回去接着睡了,有什么事你们再叫我。刚刚正做梦娶媳妇,刚娶了一半就让你们吵醒了,回去还得接着做续集去……”

我对胖子说不要轻敌,等到胜利的那一天再睡觉也来得及,现在这还远远没有结束,等把白毛狼王的狼皮扒下来,挂在风马旗上的时候,它们群狼无首,就不足为患了。

这时初一说道:“都吉兄弟说得对,这些狼非常诡诈,需防备它们在这里吸引咱们的注意力,而另外有别的狼从后面绕上来。一旦和恶狼离得近了,就不能用枪了,那会误伤自己人。”

向导初一这一提醒,我们都觉得有这种可能,初一太了解狼群的习性了,以刚才这次小规模的接触判断,狼群一定会分兵抄我们的后路。我们的营地扎在轮回宗教主墓穴旁边,两侧的远端都有冰沟,不易通过,虽然前后都设置了装有照明弹的机关,但也不能全指望着它能起作用。

众人稍一合计,决定与其在这里固守,被搅得整夜不宁,还不如迎头兜上去,在狼群还没有从后边发起进攻前,就打它个冷不防。

初一估计后边是狼群的主力,而且它们从那边过来是逆风,枪声和人的气味都会被它们察觉,恶狼们一定是想趁咱们取胜后麻痹大意,散开休息的时候,突然扑上来。咱们要出其不意,就要迷惑它们,而且要行动迅速,一旦让它们察觉到有变化,今夜就很难消灭这批恶狼了。

Shirley杨说狼的感知能力很强,咱们又是顺风,很容易暴露,要怎么样做才能迷惑它们?

初一不答,翻身跃出冰墙,把最近的一具狼尸拖了回来,让众人都往自己额头上抹一些狼血。按照当地人的传说,万物中,只有人的灵魂住在额头一带,恶狼是修罗饿鬼,它的鼻子和眼睛感觉不到人体,只能看到人的灵魂,而且人和动物死后需要一昼夜的时间,灵魂才会离开肉体,所以这死亡不久的狼血中,也带有狼魂,用它涂抹在额头,遮住人的灵魂,就可以迷惑狼群了。

我心想这传说虽然未必是真的,但抹上气息很浓的狼血,确实可以隐蔽人的气味,于是按初一所说,用伞兵刀插入狼颈。这狼刚死没几分钟,并未冻住,血还冒着热气。

每个人都用三根手指沾血,在各自的额头上横着一抹,然后带着武器,关闭了身上携带的光源,悄然摸向后面的冰坡。这冰坡大约位于龙顶冰川的正中央,类似高低起伏的冰坡在这片古冰川上有很多。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未留意,只是觉得这个隆起的冰坡,能起到遮挡风雪的作用,故此在坡下扎营,直到我与Shirley杨在冰斗中,确认了九层妖塔的位置,才觉得这冰坡非比寻常,很可能就是埋有冰川水晶尸的地点。

众人把明叔和阿香裹在中间,趴冰卧雪,俯在冰坡的棱线以下,我们的装备足以应付极地的环境。这龙顶海拔并不高,而且有言道是“风后暖,雪后寒”,真正的寒潮要在降雪后才会来临,狼群也会在雪停之前,退进森林,否则都会被寒潮冻死。这时虽然下着大雪,却并不算太冷,不过纵然如此,趴在冰上的积雪中,也够受的。

我把手向下一压,示意众人停住,我和初一两人蒙住嘴,只露出额头上的狼血,然后先将头探出冰坡的棱线,观看坡下动静,如果狼群来偷袭,这里将是必经之地。

黑沉沉的大地上,只有漫天飞舞的雪片,我看了半天,什么也没发现,天上铅云厚重,没有半点光亮,能见度实在太低了。这时候初一扯了扯我的衣袖,把手指缓缓指向坡下。我顺着他的手凝神观看,只见在风雪夜幕之中,有几丝小小的绿光在微微闪动。由于雪下得很大,若不是初一指点,几乎就看不到了。

我打开微光手电,对着身后的胖子等人晃了两晃,意思是发现潜伏的狼群了,准备作战。这时趴在地上的向导初一,突然跃了起来,冲下冰坡,直奔那黑暗中的几丝绿光奔去。

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,难道是发生了什么突然的变化?但总不能任由他孤身涉险,于是拎着M1911,举起狼眼手电筒跟着他跑了过去。身后传来胖子和Shirley杨等人的呼叫声:“快回来,你们俩干什么去?”

初一奔到一处,停下脚步,我跟着站定,正要问他怎么回事,却发现雪地中倒着七八头巨狼,狼颈都被锋利的牙刀切断,鲜血汩汩流出,有几头还没有断气,用恶毒的眼睛盯着我们,但流血太多,已经动弹不得了。死神随时都会降临到它们身上。我们在冰坡棱线上看到那些碧绿色的狼眼,就是它们的。

初一蹲下去看了看狼颈上的伤口:“是那只白毛狼王干的,它们今夜不会再来了。”说完用藏刀把还没死掉的狼一一搠死,和我一同回到冰坡后边。

我们把情况向众人一说,大伙都觉得莫名其妙,显然我们一开始估计得很准确,狼群想从后边偷袭,但不知发生了什么,狼王一连咬死这么多同类,然后悄然撤退,就连非常熟悉狼性的向导初一,也不明所以。

Shirley杨踩了踩脚下的冰坡,对众人说道,这冰层下十有八九便是咱们要找的九层妖塔。魔国的风俗,只有国主与邪神死后才能入塔安葬,像轮回教的教主教宗,那些地位颇高的神职人员,都不够资格,只能在圣地四周的冰窟里下葬。在世界制敌宝珠雄师大王的说唱长诗中,白狼是魔国的妖奴,制敌宝珠大王曾率领军队,同狼王带领的狼群恶战过多次。

魔国虽然灭亡了很久很久,但国君与狼群的古老契约可能还没有失效,狼群依然背负着古老的诅咒。也许狼王发现这里是供奉邪神的妖塔,不得不放弃原有的计划,并咬死了几头狼来进行牺牲祭祀,这有几分类似于美洲印第安人关于狼群的古老传说,昆仑山喀拉米尔是否也存在着这种事?

听Shirley杨这么一说,我想起在昆仑垭大凤凰寺鬼母的墓室中,曾经有一张巨大的狼皮,以及驱使狼奴的壁刻,所以Shirley杨说的这种可能性应该是存在的。

既然狼群今夜不会再来袭扰,就可以安心睡觉了,明天还要挖掘冰川水晶尸,于是众人便返回营地休息。

我突然想起那个噩梦来,总觉得不确认一下韩淑娜的尸体,十分不妥,但这件事最好还是让明叔知道为好,免得引起什么误会。我劝明叔最好连夜将她的尸体焚化了,把骨灰带回去就好了。

明叔这时候已经蒙了,正想答应,向导初一却极力反对:韩淑娜死亡到现在,还不到一昼夜,她的灵魂尚未离去,以烈火焚烧尸体,她的灵魂也会感到业火煎熬之苦,对死者不好,也会给大家都带来灾难。

俗话说入乡随俗,虽然我们不信这套规矩,但不好反驳,众人只好来到韩淑娜的尸体前。我问明叔能不能不用毯子盖住尸体,而是卷起来裹住,这样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明叔沉默了一下,才缓缓点了点头。

我把尸体上隆起的积雪拨开,伸手刚一碰那毯子,心中顿时凉了半截,毯子空空地架成拱形,盖在下面的尸体不翼而飞了。我猛地揭掉毯子,下边不知什么时候,出现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冰窟窿,而更下面则有条巨大的冰隙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