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011 不能没有你(1 / 1)

作者:竹与梅间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温小云抬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紫芋卷从厨房走从来,抬头看见管事正和餐桌前的老师说着什么,就见老师把手中的筷子一扔,接过管事手里的灰蓝披风跑了出去。

温小云往嘴里塞了一只紫芋卷,手上又拿了两只。这午饭还没吃呢,桌上摆着刚刚炒好的青椒白蒜见手青,这种鲜香脆爽的菌子要充分炒熟并且得趁热吃,不然会中毒。正想着,发现老师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温小云跳上马,嘴里喊着“师傅——师傅——”便追了出去。

老师这个时候不叫他直接蹿出门去,肯定是蓝玉哥哥出事了呀!蓝玉哥哥这个时候在哪?那铁定是植兰山房。温小云直奔山房而去。

跑在前边的陈蓝诀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颠出来了。刚刚管事说,植兰山房所有吃午饭的人都中毒了。她的弟弟可千万不能有事啊!

暮城有人故意下毒倒不至于,应该是山房食堂挑拣菌子的人不注意,或者经验不足,混入了一些有毒的菌子。

暮城境域的山盛产菌子,每年夏末至秋末,菌菜纷纷上桌,通常大点的食肆都会请有经验的师傅来挑拣菌子,以免吃出人命。食肆很少出事,但每年暮城民间因为吃菌子丢了性命的人不在少数。

既然吃菌有性命之忧,为什么还要吃?答案是:实在太美味,忍不住嘴馋。一年到头不吃菌,好像白活了一年,余下的日子都是没滋没味的。再者大家都高估了自己的运气,总觉得不会出事。

陈蓝诀一路狂奔,脑海里闪过小时候的事。

……

蓝玉来到家中的时候,应该是刚刚出生没几天。那时她五岁,看到阿娘的怀里抱着一个奶娃娃,看起来好像一只温驯的睡着的小猫咪,惹得她又想抱又想亲。

阿爹阿娘终年忙于公务,请了乳母来照顾他,她就像个鼻涕虫,一直跟着一直粘着,实在太喜欢这个小小人儿了。

有一次她央乳母给她抱一抱,结果下台阶时,因为太紧张没抱稳,刚刚还在对着她笑的,一岁多的弟弟滚下十几级台阶,惊吓和疼痛让他哭喊不出任何声音。

她记得乳母冲下台阶去抱弟弟,而她根本不敢去看弟弟怎么样了,直接跑回房中,躲在帐子里哭,弟弟伤着了吗,是否会残疾,是否会死掉?每一种联想都像会要了她的命。

直到乳母抱着涂了药膏的弟弟来到床边,把弟弟放到她绻缩的身子边,安慰她说,“阿诀别怕,小玉没事。”她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,第一次知道伤心是怎么回事,第一次知道失而复得是什么感觉,也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,要努力保护自己珍爱的人。

那段时间爹娘刚好在外巡视,乳母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爹娘,和她共同遵守这个秘密。当时蓝玉的小脸摔花了,身上也有淤青,不出半个月就养好了,唯独左边嘴角伤口处留下一个小洞洞,长着长着就成了一只后天的梨涡,让蓝玉笑起来更好看,也更有辨识度,算是她这个笨姐姐因祸得福的“杰作”。

她开始收罗各种玩具,暮城所有好玩的东西,她弟弟都玩了个遍。之后,弟弟几乎是在她怀里,她背上,她肩头,她的视线里长大。

她感觉自己投入了全部的爱。

……

去书院读书,只要逮着机会,她必定跑到弟弟教室的窗外去看他,课外活动时,弟弟永远是她的搜索目标,有时她看到他好看得不得了的后脑勺,有时看到他挺拔帅气的侧影,有时他发现她了,隔空对她一笑,哎呀,她的心都要融化了。觉得有个这样的弟弟,是活在这世上最最幸福的一件事了。

八九岁的时候她决定习武,理由自然是:保护我弟弟。其实并没有人欺负他们姐弟俩,但她觉得,一切要防范于未然,万一真有哪个不长眼的欺负到脑门上来,自己不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她的一身好武艺就是在这种爱的激励下练出来的。

陈蓝玉也跟着学了些武功,但也仅止于防身的水准。他练武时体态极其优美,像跳舞一样美,常常让一旁的人看呆了。

陈蓝诀说,不用练得那么辛苦,你跟人打架,对方很有可能被你的风姿迷倒,最后沦为看客,抚掌叫好。

“阿姐,你真以为世人个个都跟你一样,把我当个宝啊?”

除了弟弟控般的自恋,陈蓝诀认为自己的推测完全有可能发生。

陈蓝诀书读得也不错,同学中学问最好的一个男孩子名叫梅瑥缇,对她很是爱慕,陈蓝诀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,觉得这个人品格、能力、性情都不差,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,同时还可以和蓝玉做朋友,便请阿爹带她上门去提亲。

没错,暮城的亲事,都是女方家主动,适龄姑娘相中了谁,央父母带上自己去提亲,坐在大堂里由男方家的人一起相看,相中的话亲事可以当场定下,相不中可以一口回绝,断了对方的念想,拿不定主意的可以观察一段时间再定。

看到陈蓝诀和她爹主动上门时,梅瑥缇激动得恨不得抱她转三圈。亲事定下后,陈蓝诀只有两个条件:爱我,爱我弟弟。

梅瑥缇是个谦谦君子,遵守承诺,待陈蓝玉既像兄长,又像朋友,两人常常在一起讨论学问。

为了防止陈蓝玉变成只会读书的书呆子,陈蓝诀同意秦星亮跟陈蓝玉做朋友,条件是:陪我弟弟玩,听我弟弟的话,不能欺负我弟弟一丁点。

陈蓝玉在爱的包围下长大,有导师,有玩伴,没有狐朋狗友,没有过多无聊的交际和应酬,有大把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或者说,有大把时间,做他自己。

……

从家到山房骑马不过是一段很短的路程,但陈蓝诀觉得这段路很长,长到关乎生死。她想过最坏的,假如蓝玉不幸中毒离世,她并不会因此跟着寻短见,但心至少会死一大半。

温小云早就追上她,越过她,赶去山房了解情况。等她走到山下,就见温小云拉着陈蓝玉从山道上走下来。蓝玉没事,真是太好了!

“阿姐,让你受惊了。今天上午我刚好要译两篇古文,被一个说法难住了,就到书阁里找资料。”陈蓝玉迎上陈蓝诀,握着她的手解释道。

“贪吃没有好下场!”温小云在一旁插话,“等蓝玉哥哥觉得肚子饿,从书阁下来时,休息厅里已经毒倒一大片,昏迷的昏迷,打小人人的打小人人,还有些无精打采地盯着屋顶看,尚有力气说话的,嚷嚷着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,医官正在诊断治疗。”

“有无性命之忧?”陈蓝诀问。

“估计只混进几朵毒蘑菇,吃的人多,毒中得不深,应该不会出人命,阿姐放心吧。”

陈蓝诀听罢,嘱咐陈蓝玉几句,就带温小云往回走。陈蓝玉快步跑回山房照顾中毒的同伴。

跑了一段回头看阿姐,此时阿姐也刚好回头看他,他像小时候一样对着阿姐一笑,旋即转身跑远,清朗矫健的背影没入山间的层林尽染之中……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