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015 暮城不一样(1 / 2)

作者:竹与梅间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曲荆风继续赶路,路遇一个打柴归来的粗壮汉子,背上背着一捆凌乱的树枝,看起来占体积,实际上没多少。

曲荆风心想,换他去砍柴,一定会把树枝削好,理整齐了背回来,这人一看就不勤快,脑子也不好使。

他看着壮汉,壮汉也一直盯着他看,两人都被对方看得莫名其妙。擦肩而过之后,曲荆风松了一口气。但没走几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“兄弟”。

曲荆风转过身去,见壮汉笑呵呵地向他走来,“兄弟,别怪大哥没提醒你啊,出门在外,财不外露。”

财?他一普通书生的打扮,哪来的财?

见壮汉盯着他的头看,伸手一摸,就摸到了发带上那颗硬邦邦的石头。

秦星亮那个爱拍胸脯的家伙,还有陈蓝玉那个爱点头的家伙,说什么从记事起,就没听过打劫的事,这不,撞上打劫的了。

看样子壮汉不打算来硬的,也好。论打架,他没信心打过壮汉。

“兄弟啊!”壮汉拉着他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“你说你,一文弱书生,头顶一颗大宝石招摇,这一路上,得有多少山贼土匪盯着。”

“暮城有山贼土匪?”曲荆风瞪大眼睛。

“当然有啦!”壮汉表情夸张地回答。

“但是书上说了,盗亦有道,山贼土匪一般都比较敬重读书人,碰到了基本不会抢。”曲荆风一本正经地发表自己的见解。

“兄弟,你这是读书读傻了吧?遇到好强盗,有可能逃得一劫,但做强盗的,能有几个好人?”壮汉也跟着认真分析起来。

“这附近有人被抢过吗?”

“那倒没有,都是穷苦人家,哪里有财让山贼抢哟?”

“那大哥怎么知道有山贼呢?”

“我就是知道。”壮汉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“兄弟啊,我们这一带,民风可纯朴了,放牛的放牛,砍柴的砍柴,都是为了把日子过好。不过大家的日子都不宽裕。”

“今年这日子实在是难,几乎颗粒无收,官府每年都会发些粮食,大家高高兴兴地煮饭吃,后来才知道那是春耕的种子,吃都吃了,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这都能傻傻地分不清?不过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罢了。

“所有人家都把种子吃了?”

“我们这个村,谁家都不种粮不种菜,因为辛辛苦苦种出来,最后都是别人替他们收,替他们吃。所以有些人家一开始舍不得吃种子,最后也都煮了吃了。”

“那靠什么生活呢?”曲荆风感觉自己像个记者,正在进行一个采访。

“像我吧,每天上山打柴,一部分自家烧,一部分拿到集市上去卖,再换点吃的。兄弟,你看,我这刀磨得利不利?我跟你说,就它,砍柴可利索了。”说着站起身,朝着身侧一棵手腕粗的小树一个斜刀下去,小树瞬间倒地。

他用指肚刮刮锋利的刀刃,再一次问道:“你看我这刀怎么样?”

看来不献宝石,今天是走不了了。

曲荆风解下发带,指着上面的宝石问:“大哥,你看我这宝石怎么样?可值钱?”

“看着是好货,当了应该能买不少好东西。”壮汉面露艳羡之色。

曲荆风将发带从宝石扣中抽出,把宝石放在膝头,慢幽幽地梳起头来。

壮汉眼巴巴地看着宝石,喉结动了一下。

曲荆风终于梳好头,站起身来,“大哥,这宝石对我来说啊,都没这根发带重要,我给你留下,贴补贴补家用。”说着把宝石往壮汉手里一放,背起书箱转身大步向前走去。

一边走一边念:好汉不吃眼前亏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人生难得几回怂,就当替陈蓝玉孝敬这位大爷……

“兄弟,大哥真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怕你被山贼看上,性命不保,山贼可没我这么好说话……”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