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019 花好月圆(二)(1 / 2)

作者:竹与梅间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一路上,曲荆风都在跟叶昀打听学校里两位先生的情况,并由此判断,两位先生都是顶好的老师,柳先生如果不闹结巴这一出,他这一趟原本是很顺利的。

当然,此行最大的意外出现在叶昀身上,莫名其妙就得了个忠实的小跟班。

回到学校,曲荆风决定找柳先生开诚布公地聊一聊装结巴的事。

整件事情其实很简单。

柳先生被周围数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唯一的闺女看上了。

那户人家姓冷,闺女名若秋,自小读书写字,长大后跟着父亲做生意,相貌,胆识,能力样样有,就是年纪大了点。

冷若秋并非嫁不出去,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。因着不成亲,日子也照样过得精彩,一眨眼的工夫就过了三十。

柳先生24岁,论相貌学识,在当地未婚青年中算是百里挑一。尚未娶亲是因为家境贫寒,家中有常年卧床的老母需要侍奉,根本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。

有一天,柳先生因为照顾母亲,上课快要迟到了,他抱着书低头疾走,经过柿花桥时,被一匹同样急驰而来的马撞翻了,马上的女子急忙跳下,及时拉住差点跌下桥的柳先生。

柳先生忍着被马踢了一脚的巨痛慢慢站起身,刚好迎上了冷若秋的脸和眼睛,在很近的距离中,她向他友好而歉意地一笑,那一笑又暖又美,他从未见过笑得这么好看又迷人的女子。

柳先生也礼貌性地报以一笑,来不及说什么,捡起地上散落的书本,又继续往前跑。

跑了一段,鬼使神差地回了个头,看见那姑娘一身红裳骑在马上,立在开满浅黄柿花的桥头,马头对着他的方向,应该是一直看着他一路跑远。

柳先生的第一反应是,自己刚刚跑步的样子是不是难看又狼狈,早知道人家姑娘看着,就尽量跑得有美感一些……

一面之缘,怦然心动。柳先生并不认识冷姑娘,也不敢奢望什么。这事在他这里就揭过去了。

但冷姑娘不一样,她若喜欢一个人,可不会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。她之所以一直等到柿树落了花,挂了果才上门提亲,是因为一直在暗暗观察柳先生,跟踪啊,打听啊,待她确定他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,便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他的生活中。

对这门亲事,冷姑娘家只有一个条件,入赘。

……

冷姑娘和柳先生两情相悦。冷姑娘不嫌柳先生家有病母,柳先生也不觉得入赘有何问题。

但这事落到世人眼里,就是冷姑娘恨嫁随便找个人凑合,柳先生攀上高枝卑躬屈膝。

因为入赘,没有把母亲接去同住的可能,但也不能丢下病母或请人照料。柳先生决定成亲后辞去教职,不再抛头露面,以免被人指指点点,这样他也有足够的时间,每天来回奔走于冷家和母亲家。冷姑娘和家人都同意。

原本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,但柳先生听说曲荆风要来,心思便开始活泛起来。

柳先生想装结巴,这样曲先生在往上递交的汇报材料中,就会填上他不适合教职,并给出辞退的建议。而主动离职和被辞退,所获得的报酬是不一样的。

柳先生有教职编制,暮城但凡有编制的人,主动离职只能领取三个月工资,但如果被辞退,将会获得一笔数额可观的安置费,相当于提前养老。

柳先生一点都不贪财,甚至安于清贫,愿意入赘冷家,纯粹是因为爱慕冷姑娘。

他只是想用这笔安置费赡养母亲,不想让世人腹诽他带着老母吃软饭。

他心怀侥幸,无奈演技拙劣,撒谎骗人又让他心里难安,时刻像被架在火上烤。

“柳先生,你可真糊涂。”此刻自我感觉很有人生导师风范的曲荆风说,“怎么能放弃工作和收入呢?这些都是你立世的根本和底气啊!”

“未来的生活是你和冷姑娘的。她心悦你,你喜欢她,与他人何干?谁爱说谁说去啊!”

在曲荆风的劝说下,柳先生决定保留教职,并且答应曲荆风,余生一定尽己所能,好好教书育人。

事情就这么解决了。次日便是中秋。

曲荆风背着他的大书箱,叶昀背上他的小书篓,两人并肩走在路上,远远地,看到一只迎亲的队伍,新娘一身粉底橙梅绣花袄,新郎一身大红囍袍,两人骑马经过柿花桥,笑意盈盈,含情脉脉。

冷若秋看向柳如云,从今你是我夫君,我是你娘子。桥头柿树叶子落尽,橙红柿子风中摇曳。

风景真美,但这剧情,是不是平淡了点?曲荆风自问,又自答,普通人的故事,能有多少阴谋诡计哟。

叶昀看着曲荆风,只敢在心里嘀咕:先生,节约点智力,对付后面的敌人。他家先生有智力吗?他看起来真的很笨……

……

为避免瓷娃娃看到蜂巢蚁蛋之类的东西再次晕倒,秦星亮背着一身吃的用的,在前边拼命地探路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陈蓝玉和蒙雨背着各自的小布包,有说有笑地跟在后面。

蒙雨说最近的那朵云像条鱼,陈蓝玉说旁边那朵像只羊。

蒙雨说这风吹在脸上真舒服,陈蓝玉说晚上的风才霸道。

蒙雨说有一年她被蜜蜂蛰了,陈蓝玉说他小时候被蜈蚣咬过,而这两件事的共同点是,他们都因为疼,哭了整整一夜……

秦星亮左耳进右耳出,心想谈婚论嫁的人好无聊,这样话题都能聊得津津有味。

谢天谢地,陈蓝玉平安到达目的地。

秦星亮像匹负重千里的马,卸下身上的被褥、酒肉、水果,糕点,大汗淋漓地坐在软黄的草堆上喘气。

蒙雨要去捡干树枝当柴火,陈蓝玉也要去,被秦星亮制止了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