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第二十七章 父亲去世 封迟贴心暖(1 / 2)

作者:郭掌柜T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余挽舟几乎是从梦中惊醒,吓得一身冷汗。

醒来时见到封迟在身旁,绿豆大的眼泪哗然落下。

“封迟,封迟,我做噩梦了,我梦到我爸爸他……”

她蓦地抬头,见到自己躺在医院,熟悉的病房,熟悉的格局……

“不,不是真的。”她猛烈的摇头,苍白无力的面容呈现出剧烈无比的痛苦。

封迟抓住她捂着头的双手,眉眼尽是心疼。

“挽舟,你冷静点。”

“你要我怎么冷静!我爸爸死了!”她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喊出来。

沙哑的嗓音,痛苦不堪的语气,满满的绝望。

封迟身子一顿,眉头紧蹙,他从未见过她失控的样子。

余父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,他坐在床头将她瘦弱发颤的身子紧紧抱住。

温厚的大手轻抚着柔软的细发,像是安抚那颤抖的身体,格外的温柔。

黑眸中,从未有过的疼惜和歉疚。

被紧紧搂住的余挽舟哭的更厉害了,像是找到了倾述情感的避风港,放声大哭起来。

短暂的悲痛过去,余挽舟逐渐恢复理智。

她强压着内心的痛意,擦干眼泪,从封迟怀里抽出。

“对不起,我刚刚,”

“没关系,你哭出来会好很多。”他抚平她凌乱的发丝,脸色沉沉。

收拾好情绪,余挽舟来到父亲的床前,眼泪依旧不受控制的流下。

好端端的,怎么会去世?

理智后的她去问医生,医生给出的答案也含糊不清。

说是突发疾病,送进市医院没抢救过来,然后送回监狱的医院。

可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健康,每年都去做体检。

家里的私人医生在父亲入狱前还检查过身体,一切健康。

封迟站在她的身后,看着娇小的身形一动不动的站在那,微微发颤。

他陷入自责的同时,眼底更是质疑的沉重。

余氏刚冒头崛起,监狱就出了事。

这让他不得不联想到余父的死因,敏锐的嗅到了一丝阴谋。

“我要给我爸做尸检!”

余挽舟回过头,浸满泪水的眼眶里猩红的血丝充斥着,目光坚定。

“这件事我交给王律师处理。”

封迟黑色身影迎了过来,抬手揽住她的肩膀,给她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。

她的封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从金主之间的交易,到了不言而喻的一种微妙关系。

这种微妙的关系,言语无法形容。

她抿着发白的唇瓣,心里添了一丝丝安慰。

办理了相关的手续,安排了尸检。

王律师预约了时间和地点,将余父的遗体送过去。

尸检报告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出来,所以这段时间只能等消息。

封迟送余挽舟回到家,就找人调查监狱里的事。

此时已经是深夜,余挽舟靠在床头蜷缩着身子,目光呆滞的盯着黑色格子床单。

灯没开,只凭借着微弱的月光,隐隐约约看着一个弱小的身体倚在床头。

封迟垂了垂眸,配合的没有开灯,拿起遥控器,关上落地窗前被风吹动的浅色窗帘。

“你一天没吃了,吃点东西。”

他手上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,熟悉的香味飘到鼻尖。

这味道,怎么像上次封迟给他端来的白粥?

难道这么晚了还能叫人做了送来吗?

余挽舟摇摇头,好看的五官带着丝苍白,双唇微张。

“我不想吃。”

微弱的声音没有一丝生气,仿佛坠入万丈深渊。

“乖,吃点。”他忽而褪去一身矜贵,温柔异常的轻声。

余挽舟微微一楞,知道他是为了顺着自己,抿了抿唇。

“封迟,我真的不想吃,对不起。”

她哪有胃口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不是被心绞着痛。

见她真的没有食欲,封迟瞥了一眼碗里的白粥,将它放在一旁。

“饿了和我说,我这两天都会在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余挽舟顿了顿,“你不上班吗?”

“陪你。”

短短的两个字,给冰冷的心逐渐递送了些温暖。

一晚上噩梦连连,余挽舟多次被噩梦惊醒,枕头上早已浸湿一片。

封迟似乎一夜未睡,每次她惊醒的时候,他都会安抚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