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第三十五章 白莲花开 沈彦齐上当(1 / 2)

作者:郭掌柜T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余挽舟吓得尖叫一声,门此时突然被用劲的撞开,封迟率先冲进来拦住了余三叔。

身后赶到的警察也立刻制止了手拿剪刀的余三叔,余挽舟吓得双腿一软, 瘫坐在地上。

封迟上去将她抱住,自责的抚摸她的脑袋:“对不起,是我没看住你。”

警察带走了余三叔,还有三婶和余晴晴。

余挽舟和封迟一起连同他们去了警局,做了笔录,王律师也到了。

加上录音笔和余父的非死亡证明,警察开始着手调查此次案件。

余晴晴因为害怕会拖累自己,就将此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警察,声称自己是在房间偷听的,与她并没有任何关系。

结束录口供后,已经接近深夜。王律师告诉余挽舟,事情基本上已经可以定案,证据齐全,只是凌启山那边,想要抓他入罪,希望渺茫。

因为只有陈述,没有实质性的证据,所以这件案子可能只有余三叔和三婶两人,才能被定罪。

余挽舟懊恼,却别无他法,至少现在,她能将其中一名杀害父亲的人,绳之于法。

一切,仿佛在今晚都尘埃落地般的,恢复平静。但,余挽舟的心,却迟迟未能平静。

清冷的月色不带一丝的温度,犹如余挽舟的身体,冰的发凉。

封迟给她盖好被子,准备去书房。那双纤细的手臂从床被中伸出来,抓住了封迟的手。

“你为什么,不早点告诉我。”

莹润的水光透着那双好看的眸子,仿佛黑夜褶褶发亮的星芒,闪耀却又令人心疼。

“如果早点告诉你,你就一直带着仇恨生活。我想解决这件事再告诉你,可没想到,他们居然起了杀心。”

封迟垂眸,眼底划过愧疚之色:“对不起,答应你的事没做到,没能保住爸。”

“和你没关系。”余挽舟知道,封迟的目的是为了替爸爸沉冤得雪。就算不是他,换做自己,也同样会因为调查牵连父亲。

所以他的死,是注定的。

“你可以,陪我一起睡吗?”余挽舟轻声询问。

自从得知所有的真相以后,她总感觉浑身发冷,哪怕盖着被子身体也一直在颤抖。

她接近乞求的目光,柔弱的像受伤的小猫,封迟心忽的像是被扎了一下,微微蹙起眉,眼里满是心疼。

“好。”

封迟换上浅色纯棉格子睡衣,轻轻地掀开被子,将余挽舟搂进怀里。

淡淡地清香味从封迟的身上传来,格外的好闻,令人感到安心。她终于感受到了温暖,停止了颤抖。

很快,进入了熟睡中。

余三叔和三婶被定罪,但凌家那边却是找了蓝城有名的律师,打起了官司。

光凭那份录音笔的口供,不能直接定罪,所以挣扎了数周,最后所有的罪名落到了余三叔的身上。

被判了死刑,而三婶同谋,但没有实际行动,判了十年牢。

余晴晴变得一无所有,也消失在了蓝城。

当余母知道余父被害死的消息,整个人几乎晕厥过去。

余父的葬礼在蓝城被封迟举办的很体面,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之前和余家合作过,有头有脸的人。

一切好像恢复到了平静,所有的事情看起来已尘埃落地,可才刚刚开始。

余挽舟的肚子已经有三个月了,胎心逐渐稳定。

景天餐厅,蓝城最顶级的餐厅。

余挽舟看着一桌子的美食,馋嘴的抿了抿口水。

“多吃点。”封迟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。

“那我开动了。”

余挽舟拿起筷子,一个一个的往嘴里塞了进去。

自从怀了孕她的胃口大增,什么都想吃。从一个从前只吃半碗米饭的人,到如今两碗米饭都不算夸张。

封迟眼底的目光皆是柔和,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喜欢看着余挽舟坐在他对面吃饭。

低头切着盘里的顶级牛排,刀叉碰撞的声音,给这个清静优雅的餐厅增添了一丝和谐的氛围。

“对了。”

余挽舟刚抬头,就见封迟将盘子里切好的完整的摆放在白色的盘子里。他将盘子与余挽舟的对换了一下,这一动作,引来不远处服务员的满眼羡慕。

她怔了怔,咀嚼的动作放慢,嫩白的耳尖立刻浮起一片红晕。

“你要说什么?”

封迟依旧是一副面沉如水的表情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拿起桌上的毛巾,起身,俯下。

一道黑影在眼前笼罩,余挽舟刚抬头便与那双深邃的眸子碰撞,如同火花般,心底瞬间沸腾了起来。

她双颊绯红,有些害羞,以为封迟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,对自己做些暧昧的举动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