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网络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51网络小说 >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> 昆仑神宫 第十二章 恐慌

昆仑神宫 第十二章 恐慌

我低声对胖子说:“你在这开枪有把握吗?擒贼先擒王,打掉了狼王,这些狼就不会对咱们形成威胁了,最好能一枪干掉它。”

胖子笑道:“小儿科!胡司令你就等着剥这张白毛狼筒子吧。”说着话,已经举起了手中的运动步枪,瞄准的同时把手指抠在扳机上了。

我心中一喜,如果能在这里解决掉它,也算去了我一块心病,但就在胖子的运动步枪随目标移动,即将击发之际,白狼已经躲进了射击的死角,另外几头狼也跟着隐入了黑暗。胖子骂了一声,不得不把枪放下。

那些狼知道在这狭窄的沟中冲过来,是往枪口上撞,便悄然撤退。我心里清楚,它们一定恨我们恨得牙根痒痒,现在的离开,只是暂时的退避,一有机会,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攻击。

但是我们追也追不上,只好整队继续向前,寻找那些跑远了的牦牛。在藏骨沟中跋涉许久,人人都觉得困乏疲惫,最终在沟口的一个山坡上,找到了那些牦牛,它们都在那里啃草。

向导初一和五名脚夫见牦牛们安然无恙,都欣喜若狂,忘记了疲劳,匆匆跑上山坡。我们则慢慢地走在后边,等我上到山坡之后,顿时呆住了,眼前的一幕似乎比从天上掉下来一只藏马熊还要离奇,牦牛旁边倒着六个人,正是初一等人,他们都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,正倒在地上,全身瑟瑟颤抖。

别人倒也罢了,初一这种挥刀宰狼连眉头都不皱的硬汉,怎么也吓成这样?但看他们的姿势,不是混乱中横七竖八地倒下,都冲着一个方向,脸朝下俯卧在地,全身一阵阵地哆嗦,我更是觉得奇怪,莫非不是恐慌过度,而是在膜拜什么?但是从他们登上藏骨沟出口的山坡,还不到一分钟,这么短的时间里,能发生什么呢?

我心中想着,加快脚步,刚一踏出狭窄的深沟,便立时怔在了当场。只见北面的天空上,亮起一道雾蒙蒙的白光,光线闪动摇曳。这道奇异的光芒刚好围绕着雪峰的银顶,一瞬间似乎产生了如同日月相拥、合和同辉的神圣光芒,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的,昆仑山中千年一现的玉顶佛光啊,只有有缘的人才能得见。

我也被这神圣的景象慑服,虽然不信教,也想赶紧跪在地上参拜。这时后边的人陆续上来,还没等他们看清楚,那神奇的光芒就已消失在了夜幕之中,明叔等人只看见半眼,都顿足捶胸,追悔莫及。

Shirley 杨也瞥见了一眼,告诉众人说,你们别后悔了,这根本不是千年一现的佛光,刚才那只是云层中产生的同步放电现象,雪山下的云团过厚,在夜晚就会产生这种现象,一千年才出现一次的佛光,哪有这么容易碰到。

但是初一等人坚信那就是佛光圣景,见到的人都会吉祥如意。初一告诉我们,这种小佛光在喀拉米尔很常见,不过真正的千年大佛光,要在他遥远的老家云南卡瓦博格雪山顶才有,据说只是在大约一千年前出现过那么几秒钟,被画在“十相自在图”① 中,流传了下来。有活佛预言,在最近十年中,还会再出现一次,到时候很多朝圣者都会不远万里地去神山下膜拜。

刚才拜过了佛光,脚夫们都显得兴高采烈,吆喝着把牛马聚拢起来,检点物资装备,所幸并未损失多少,于是继续前进。等天亮后找了处平缓的山坡扎营,休息了一天一夜,养足了精神气力,就准备进神螺沟冰川了。

那些恶狼始终没现踪迹,但它们不知在哪里正窥伺着我们,所以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,尤其是我们即将要进入一片更加危险神秘的地域———神螺沟。

神螺沟冰川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低海拔古冰川,最低的海拔只有两千八。冰川从两座大雪山之间穿过,延伸到下边的原始森林中大约有数公里长。冰川下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,古木参天,生长着数不清的奇花异草,拥有高山寒漠带丰富的动植物资源。

进入神螺沟的森林,高原缺氧酷寒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,但是我们遇到的新难题也随之而来,这种地方根本没有道路,牦牛和马匹都不可能从冰川下去,而且还要过一道大冰坎。

看来只有把补给扎营在这里了,本来的计划是只留下两名脚夫看守物资,其余的人都负重进入冰川,但与狼群的遭遇,形成了潜在的威胁,留守的人少了,无法保护营地和牲口。

我也不想让初一等当地人跟着进山,因为前面不知还会有什么危险,实在不想连累他人,但是初一执意要去帮忙,挖魔国的妖塔是积累功德的事,如果成功了,初一就不打算送他的小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修行了,见到了宝顶佛光,更增添了他的信心。我们商量了很久,最后只好留下五名脚夫,看守牛马,他们人人都有猎枪,是打狼的好手,再给他们留下一些炸药雷管。

其余的八个人组成一队,里面穿潜水服,外边罩冲锋衣,戴上登山头盔等护具,分配了一下武器弹药。运动步枪两支分别给胖子和Shirley 杨使用,我和彼得黄用散弹枪。初一用猎枪,M1911除了阿香之外,人手一支,背上必要的物资装备,整点完毕,便开拔出发。

神螺沟冰川的门户,便是当地人俗称的大冰坎,下去的时候是非常容易的,都是四十度与六十度之间的冰坡,抓着绳子,好像打滑梯一样就行了,但回来时恐怕要费些力气。

初一把我们带到一个方便下坡的位置。这大冰坎看起来很平缓,其实里面有很多脆弱的冰缝和冰洞,人的体重一压上去,就会把薄薄的冰壳压破,掉到下面摔死。只有初一当年跟僧人们进神螺沟采药时,发现的一条狭窄区域是相对安全的。

我们设置了三条长索垂到冰坎下面,由初一打头,率先溜了下去,其余的人依次而下,很顺利就到达了冰坎下的神螺沟里。

我下去后举起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,林海雪山,茫茫无尽。这片冰川应该属于复合型,主体是古冰川,其中也有各个时期雪崩形成的现代冰川。整片冰川被森林分隔包围,冰漏、冰洞、冰沟以及大冰瀑,数不胜数,在海拔更低的森林中,融化了的冰水汇聚成溪,天晓得那妖塔埋在哪里。

这里虽然并非全是雪崩的危险区域,但有些地方是不能发出太大动静的,那会惊醒银色的雪山神明,所以向导初一建议众人,把武器的保险全部关上,在没有得到安全确认之前,谁也不要开枪,如果有野兽袭击,咱们就用冷兵器招呼它。

我们沿着冰川进入森林,边走边参照地形。轮回宗直到几百年前,还曾经常派人来举行祭祀,也许会留下些遗迹。据那本轮回密传经上所说,具体的位置,应该在四座雪山环绕的冰川里,那里就是密宗风水中所谓的凤凰神宫。

在森林里走了大约两天时间,这天继续前进,路上初一给我们讲了些这神螺沟的传说,还有他当年来这里采药的经历。在佛教传说中,这里以前是一片内陆海洋,海底有一只巨大的海螺,变化成了妖魔,法力通神,附近的生灵饱受荼毒,直到佛祖用佛法将海洋升腾为陆地高山,才使其降服。海螺魔神愿意皈依佛门,最后成为了佛教的护法神,而它成佛后,留下的海螺壳,就化为了这古老的神螺沟冰川。

这传说并不载于任何经书,可能只是前人所杜撰出来的,不过这倒符合普通佛教传说的特性。佛教是最具有包容性的宗教,不管什么妖魔鬼怪,只要肯放下屠刀,就能立地成佛,所以在佛经传说中吸纳了很多各地的魔神作为护法。

说话间走到一处大冰瀑前,初一让众人先停止前进,指着那处冰瀑说:“前边那块冰坂,刚好是在冰瀑的下边,冰瀑上是一座雪山的主峰。十几年前我在上边发现了一株八十八味珍珠灵芝草,就攀着冰瀑上去采,但这里地形绝险,不但八十八味珍珠灵芝草没摘下来,还险些掉下来摔死。你们想找四座雪山围绕之地,前边就是了,我上去采药的时候亲眼看到过,这里刚好有四座巨型雪峰环绕。喀拉米尔的雪山很多,东一座、西一座,连在一起的却不容易找,我所见所知,仅此一处而已。但这盆地里面,我以前也没敢进去过,因为传说这是灾祸之海的中心,咱们进去的时候要加倍小心。”

我也看出来这里气象非比等闲,单看这大雪山上千万吨的积雪,就让人心生寒意。好在冰川相夹的林带很宽,绕过冰瀑,从森林里穿行而入,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意外,就不会引起雪崩。

森林的尽头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冰川,海拔陡然升高,冰川在雪线以上,看样子在几千几万年前,这里不是高山冰湖就是一块高山盆地。四周果然有四座规模相近的高耸雪峰,这就是天地之脊骨的龙顶了,供奉邪神的妖塔很可能就冻结在这片冰川之中。

众人见终于有了着落,都振奋精神,迫不及待地往前赶,想一鼓作气,在天黑前找到九层妖楼。这里的冰滑溜异常,都跟镜子面似的。彼得黄一向在南方,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从来没到过,走得稍快就连滑了几个跟头,摔得他尾巴骨都要裂了,只好让胖子和初一架着他走。

刚要再继续前进,我一点人数不对,少了一个韩淑娜,这冰川上全是冰缝和冰斗、冰漏,要是真掉进去可就麻烦了。冰斗还好办,掉进冰漏捞都没办法往上捞,而且冰上没有足迹,想顺着来路往回找也不容易。但在大雪山的下边,也不敢喊她的名字,就算是阿香也没有透视能力看到冰层下的情况。

众人只好留下彼得黄在原地观望,其余的人散开队形,按来路往回排查,然后改变角度,换了两个方向才发现一个被踏破的冰斗(此斗非彼斗,地理专用名词,指冰川中的空洞间隙,形状似盆如斗)。我用狼眼手电向里照了照,这冰斗深有七八米,韩淑娜正掉在里面,昏迷不醒,我们低声呼唤她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偏离路线从这里经过,明叔见老婆掉在下面生死不明,急得团团乱转。我劝慰他不用担心,这里不算太深,都穿着全套的护具,最多是掉下去的时候受惊过度晕过去了,下去把她拉上来就行,不会出大事。

我收拾绳索准备下去,Shirley 杨向里面先扔了一根冷烟火,以便看清楚地形,免得踏破了与此相连的冰缝。没想到落下去的冷烟火,照亮了冰窟的四壁,众人往下一看,都“啊”了一声。冰壁中封冻着很多身着古衣古冠的死人,都保持着站立俯首的姿势,围成一圈,好像这些古尸都还活着,正低头盯着昏迷不醒的韩淑娜。

我们所见到的,只是最外边的一层,在冰层深处还不知有多少被冻住的尸体。

① 藏传佛教中,十相自在图是一种极具神秘力量的图符,它由七个梵文字母加上日、月、圆圈十个符号组成。图符中的五种颜色象征着宇宙中的五种基本元素: 水、火、风、地、空,十个符号又象征着人体的各个部位与物质世界的各个部分,其间有一套复杂的辩证关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